北京国投健康长辈公寓护理主管沈小娇:陪伴老人给年轻志愿者带来

环球网 阅读:85825 2021-01-04 09:01:13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

青年经济说

孩子和老孩子养老行业来了年轻人

我国65岁以上人口总数在2019年达到1。76亿,占总人口12。5%。不仅如此,老年人的抚养比(也就是人口中非劳动年龄的中老年人对劳动年龄的人口比)从2005年开始的10年开始。7%上升到2019年的17%。8%。我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达77。3岁,养老不仅关系到我们的长辈,也关系到每个人的未来。

养老行业,每天和老人交往,听起来像暮气沉沉,其实是真正的朝阳产业。明确的发展前景,巨大的人才需求,吸引人们投身其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给这缕夕阳带来什么颜色?

朝阳产业夕阳红

1999年出生的谭萌,早就决定投身养老行业。该行业就业率高,待遇比较好,发展前景蒸蒸日上,处处展现朝阳气质。

北京国投健康长辈公寓护理主管沈小娇曾在医院工作十几年,2018年5月正式投身养老行业。在沈小娇退休转行的前同事看来,养老一直是朝阳产业。

在上海市虹口区彩虹湾老年福利院做志愿者的徐芬,养老院是她印象中的样子:入住的是卧床、生病、孤独的老人很多。没想到现在活动自由,头脑清晰的老人占了很大的比例。他们比自己更时尚:做美甲艺术,跳舞,画画,写字,做操作……日程满满,学习新东西介绍儿子的女儿和孙女。她进来之前想象的很多攻略,很多都没有用。

陪伴老人给年轻志愿者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位老太太悠闲的话,带走了在彩虹湾福利院做志愿者的罗清生活中的巨大烦恼。人的一生很长,有时候找不到正确的人,最好培养自己,正确的人总是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要着急。罗清说,工作有时不愉快,和爷爷奶奶在一起,马上进入另一个比较轻松的状态,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东西。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0月28日在国新发表会上发表的数据,中国的养老金馀额达到了4。5兆元,养老产业具有极高的市场价值和开发潜力。

去年4月,当时88岁的鲍梦洲老人和妻子经过多次考察,住在北京国投健康长者公寓。医务人员陪同诊察,帮助拿药24小时值守,按铃随行疫情流行期间公寓关闭,工作人员拿着推车,把家人送给老人的东西送到老人手里……

在老人手写的日记和信中,详细记录了孩子的工作。给30名(长者)带药,登记、支付费用后,向医生处方逐一支付费用,取药,每人平均5种药,150种。得到药物后,必须逐一验证。我想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任务。

国投旗下的健康养老产业布局包括全资子公司独立开发运营的北京国投健康长辈公寓、中日合资的广州国投健康嘉栖长辈公寓、上海市虹口区政府投资、国投健康控股子公司运营管理的上海市虹口区虹口区老年福利院。

上海市第五中学与上海市虹口区彩虹湾老年福利院合作,以志愿服务交换住宿,为彩虹湾青年志愿者入住计划运送了前三名志愿者。徐芬和罗清都是第一个志愿者。彩虹湾老年福利院综合考虑了工作、学历背景特长和身体状况,并与他们签订了志愿服务协议。

今年1月,志愿者进入福利院后,每月支持老年志愿者服务的总时间在20小时以上。包括亲情陪伴、护理员工训练讲座和周末老年大学堂。目前,国家开放大学的老年课程也制定了目标内容。

孩子哄老孩子

医院以治疗为主,养老以稳定为主。入住养老院的老人大多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保持健康稳定是养老的重点。

在沈小娇看来,与医院工作最不同的是,自己的工作多与老人和管理老人的家人取得联系。例如,改变常用药物,老人今天怎么样,我们在有家人的微信群里交流。在医院,医生往往根据病情的需要直接更换。

北京国投健康长者公寓康乐专家吴亚楠带着祖父祖母活动。从放电影到手工,从郊游到一起做月饼,老人不比孩子容易哄,活动没有新鲜感,必须马上考虑新的东西。

一天下午3点多,爷爷生气地说:为什么3点半的电影,我10分钟前到了,已经开始了?但实际上当天的活动是从2点半开始的,祖父说:我的日程和别人不一样。

爷爷,回到房间后再确认一下。如果真的是三点半的话,今后每次都会特意通知你的房间,你认为吗?吴亚楠笑着哄爷爷,要想办法顺便来。

还有一位患有中度阿尔兹海默症的祖父,性格本来就内向,对大家说话的反应基本上只有点头、摇头、摇手。吴亚楠每天都去和他聊天下棋,爷爷记得她的臭棋,还记得吴先生的名字。现在主动唱歌给吴亚楠听。

吴亚楠是电话最忙的人,从早到晚。下午手工课结束了,老太太还没结束。晚上9点结束,马上打电话说:亚楠啊,我做好了。我记得明天早上上班来看看。

我应该不会离开这一行。吴亚楠刚参加这项工作时,因待遇而产生的退意,随着收入的上升和对工作内容的喜好消失了。

老人和家人最关心的三个问题

住院前,许多老人因各种原因想呆在家里。背后的担心,如果不进养老院果你不进入养老院,你可以证明你仍然可以照顾自己。当你进入养老院时,你可能子都在这里。

客户主管李园园遇到了94岁的夫妇。奶奶入住前摔倒,已经处于全护理状态,祖父是高龄自立的。孩子都在国外,暂时回不来。祖父祖母经过长期的思想斗争,终于来到公寓试试,第一天凌晨想回家。这里和家不一样,不习惯。几天后,我们可以慢慢接受新的生活环境。

李园园前后接待24位老人入住公寓。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半自立和更高的照顾等级,这些人在家养老困难。她说,老人和家人最关心的三个问题是费用、居住条件和医疗护理。

根据民政部有关规定,今年上半年相当长的时期,公寓处于封闭状态。老人想要孩子和女儿,孩子担心老人。老人一遍又一遍地问员工:什么时候出去?有些老人晚上按服务铃十几次,只想发泄感情。

老人的感情最经常变动的时候,邻居的生活发生变化的时候,孩子来看望的妻子入住了。这时,有些老人不小心对谭萌说:看,人是老夫妇入住的,互相照顾。

只有时间和陪伴才能熨平这些变动。推老人推到最上层晒太阳,手工看电影,在监护人中说短话,说国际形势。

老年服务专业毕业的护理师谭萌心里有日记,楼上老人的情况,都熟悉:三四个老人有清洁的习惯,记得千万不要随便动他们的东西,有些老人喜欢关门,外出时一定记得关门,有些老人喜欢9点到11点学习另一位祖母在她上夜班前告诉她,穿得更多,看到你穿得这么少,冷得去我的橱柜拿衣服。

沈小娇看到了很多生死别,在养老院工作时流下了眼泪。那是90多岁卧床不起的老太太。这位老人的反流性食管炎很严重,家人在了解了这种疾病的风险后,最终决定去医院积极治疗。她给老太太拿医疗保险卡的时候,看到了医疗保险卡上的照片。精神上精致的老太太和床上肌肉柔软的样子,两人判断,沈小娇不能相信两人是同一个人。那一刻,她流下了眼泪。

她说,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更多的老人享受幸福的晚年。(记者李晨赫)

。 。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