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劳动力市场为什么结构性不平等?

澎湃新闻 阅读:20518 2021-01-02 15:01:44

澎湃新闻记者蒋梦莹

【编者推】

2020年初,百年一遇的新冠疫病使世界经济陷入危机。为了应对疫情的冲击,联邦存款采取了过激的零利率、无限量缓和货币政策,美国国会通过总额超过2兆美元的财政救济政策,尽量避免经济和金融市场混乱。大规模刺激为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美国股市、债权市、楼市创下了过去最高纪录。

但与此同时,美联储9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由于股市上涨等因素,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家庭财富的纯利润比上个月增加了约7%,达到了119兆美元,这些收益主要流向最富裕的家庭,而且很多人收入减少或失业。截至3月底,最富有的10%美国人拥有该国三分之二以上的财富,前1%的富人拥有全美31%的财富。

民粹主义、种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的声音持续上升。乔治弗洛伊德的死引起了大规模的黑人生命也是生命(BLM)抗议活动和种族冲突,曾经蔓延到50州的200多个城市,社会的撕裂和对立到了危险的边缘,当选总统拜登将美国种族平等地列入核心经济议题,弥补不同种族的财富差距。

2020年,新冠疫情不仅加剧了美国不同阶层的财富不平等,弗洛伊德事件还暴露了美国社会深层次的种族不平等。GDP总量居世界首位,美国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世界的神经。美国再次来到十字路口。

美国曾因美国梦而成为应许之地,但在诺贝尔奖经济学奖得主和科学院院士的说明中,绝望之死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美国劳动力市场为什么结构性不平等?

2020年6月18日,美国肯塔基州法兰克福市,数百人站在肯塔基州就业中心外排队等待领取失业救济金。人们看着资料图

大学学历成为明确的界限

J。D。的双曲馀弦值。万斯是从锈带州的贫困家庭出来,最终成为耶鲁法学院毕业生的美国普通年轻人。他在《乡下人的悲歌》一书中,说实话,美国社区和阶层的衰退如何影响生活中的人们。

各种统计表明,像我这样的孩子前景暗淡——我们中幸运的是,没有必要落在接受社会救济的地方。不幸的是,服用海洛因的人可能会死得太多——我的家乡镇只有去年几十人就死了。万斯在《乡下人悲歌》中的开篇就像说明一样。

万斯外祖父母为了脱贫,从肯塔基州的阿巴拉契亚山区迁往俄亥俄州,他们努力进入蓝领阶层。万斯不仅成为这个家庭中的第一个大学生,也是美国传统意义上成功实现一代人向上流动的例子。然而,在他的描述中,他的祖父母、母亲和姐姐从未完全逃脱吸毒、酗酒和生活动荡引起的精神创伤。在美国社会,像万斯一样成功摆脱贫困的案例数不胜数。大多数美国白人蓝领仍然无法摆脱世界袭击的贫困和困境。

这个反鸡汤式的个人奋斗故事使美国社会社会社会的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向上流动越来越困难,曾经的美国梦想成为悲歌。

《乡村人的悲歌》

万斯一家所在的俄亥俄州过去是民主党的票仓,2016年选举中扑克在这里获胜。在扑克选举美国总统成功的第二天,万斯的这首《乡下人的悲歌》突然进入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排行榜的第一位,畅销至今。

从1969年到2009年,万斯和他的家人生活在中西部的俄亥俄州的高收入制造业就业单位达到了75万人。制造业单位流失对美国中西部(俄亥俄州、印第安那州、密歇根州、伊利诺伊州、威斯康星州、艾奥瓦州、肯萨斯州、密苏里州、明尼苏达州、内布拉斯加利福尼亚州、北达科他州和南达科他州)的制造业冲击很大。

与制造业转移、就业岗位流失有趣的是,美国金融业和信息技术产业随着全球化的快速发展。1980年,金融、房地产和专业服务业的增加值在全美GDP中首次超过了制造业。

扑克在2016年当选后,没有接受大学教育的白人候选人成为美国政治的高频词汇,他们的投票率和倾向成为从联邦到州各级选举趋势的风向标,今年他们的势头依然不小。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选举结果表明,共和党人在没有接受大学教育的白人候选人中的优势得到了维持,保持在29%的上位。对于锈蚀地带的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产业劳动者的主要组成传统上被称为蓝州。但是,现在这些地区受欢迎的政治观点,重视白人底层扑克的民粹主义,重视再分配的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

美国医疗和医疗保险费用负担过重,越来越成为全社会共识。拜登改变了以往民主党精英建设派的风格,大大吸收了桑德斯激进派的主张——全国人民便宜的医疗、免费的教育、住宅补助金,把自己变成了罗斯福以来最进步的总统。这是得到桑德斯支持的关键。

希拉里忽视桑德斯,这些产业工人在2016年选举中投入扑克的怀抱。拜登重视桑德斯,与桑德斯领导过激派在选举前去上述州拉票,对拜登锁定胜局起着重要作用。

这些问题为什么对美国人如此重要?与美国劳动力市场有什么关系?

美国劳动力市场发生了什么?

在美国,没有大学学历的群体往往只能从事运输、保安、保洁服务等外包或兼职工作。

美国科学院院士安妮·凯斯最近在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的在线活动中,25-54岁没有学士学位的美国男性的实际工资长期下降。疫情爆发期间,这个群体在劳动力市场的状况又经历了暴跌,但实际上这个趋势的起点可以追溯到1980年。

凯斯进一步介绍,美国工人的工资总体上和商业周期一起下降,但从长期趋势来看,他们的收入下降了。美国劳动者的工资水平虽然和商业周期一起下降,但每次经济衰退回到劳动力市场,就业状况就不能回到上次经济衰退前的水平。这个集团在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度越来越低。

工作不仅意味着工资,还意味着工作带来的意义和体面感。

凯斯表示,在美国没有好工作的人也很难结婚,没有学士学位的人的结婚率逐年下降。拥有学士学位的团体并非如此。未婚先孕男女同居可能生了孩子,然后又分开了,孩子是单亲家庭生活这种家庭关系非常脆弱,家庭生活不稳定,工作也不稳定,真正的社区也成为过去。

美国科学院院士安妮·凯斯与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合作讨论了美国怎么了,美国劳动力市场陷入不平等的结构原因。

1963年,美国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在印度尼西亚进行田野调查时,在殖民时代和后殖民时代的爪哇岛,人口不集中在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上,不断投入有限的水稻生产,农业生产内部细分化。

格尔茨称这种现象为内卷。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内卷化是边际效用持续减少的过程,也就是没有发展的。

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阿片类药物盛行,昂贵的医疗体系和绝望的死亡

法国社会学家杜克海姆在19世纪的研究中发现,自杀率的上升是由于社会融合度不足或社会规范不足引起的。在社会剧变时期,自杀率往往会上升。

自20世纪以来,各国平均寿命几乎提高,凯斯发现美国平均寿命近年来连续下降,主要来源于教育程度低于大学本科于大学本科的白人劳动者阶级的死亡率高。从2000年到2018年,美国各州自杀、毒品和酒精死亡的人数增加,男性和女性的比例不同。

凯斯和迪顿参加了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和《中国新闻周刊》共同开始的学观中西首次活动。

凯斯的丈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也是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举行的在线活动中指出,美国的经济持续增长,尽管增长速度不快,但没有大问题。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人没有从经济增长中获利,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口没有大学学历,也不是少数民族。对他们来说,社会取得了各方面的进步,但他们不是从中获利,而是被远远抛弃。美国的社会安全网相当薄弱,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劳动力结构的变化,美国的税收和转移支付系统无法弥补劳动力市场发生的变化。

他们发现,总美国人口的三分之二集体死亡率上升的原因主要有自杀、中毒性阿片类药物滥用、酗酒引起的肝病3个。他们的美国怎么了?-绝望的死亡和资本主义的未来一书中,凯斯和迪顿称之为绝望的死亡。

凯斯和迪顿指出,在美国社会,大学学历成为明确的界限,可以说明美国的许多失调现象。的双曲馀弦值。

即使在新冠疫病流行之前,没有上过4年大学的美国人的生活已经不堪入目,该集团占美国人口的三分之二,年龄在25~64岁之间。

。 据

凯斯介绍,美国人的平均寿命从2014年到2017年连续3年下降,这种情况自1918年大流感以来一百年未见。2017年和2018年,美国有15年。8万人死于毒品、酒精和自杀。1995年因这3种原因死亡的人数只有6人。5万人,现在由于上述3个原因每年几乎死亡10万人,与有学士学位的人相比死亡率不太高。

凯斯进一步表示,这个数字与新冠状病毒感染中死亡的人数不大,但很快就会出现新冠状疫苗,但是看不到预防毒品、酗酒、自杀的疫苗。从2000年到2018年,美国各州自杀、毒品和酒精死亡的人数增加,男性和女性的死亡率相同。这与20世纪60年代至20世纪70年代的黑人社区相似:主要城市的失业率增加,制造业日益衰退,就业机会越来越少。这些情况引起了上个世纪美国社会轰鸣的民权运动。

劳动力受到全球化和自动化的压迫,其他发达国家也发生了这种情况。为什么其他国家的死亡率没有因上述原因上升,只有美国发生了这种情况?

凯斯指出,美国与其他国家不同。

第一,阿片类药物在美国非常普遍,因为大药企获准推广药理非常强的药物,几乎相当于丸形海洛因,任何有处方签名的医生都可以给任何美国人开这种药。绝望先于阿片类药物的疫情,但阿片类药物的疫情使情况更化。人们寻求解决痛苦的方法,摆脱自己遭受的精神痛苦和心理痛苦,美国大制药公司瞄准了这种绝望,使情况更加糟糕。

其次,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是世界上最高的,但从很多指标来看,美国的健康状况在发达国家是最差的。美国将国内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用于医疗保健系统。

第三,医疗保险与用人单位绑定,其他发达国家没有这样做。凯斯认为,这种做法会降低社会基层的工资。由于用人单位要为员工的医疗保险多缴费,很多公司每年都要为家庭医疗保险缴纳大额保费,所以为了降低成本就解雇低薪工人,导致这些工作被外包,在美国就业市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临时工和临时工。

凯斯独辟蹊径,在美国很少有人讨论,雇主提供医疗保险是否会降低就业率。这在美国是一个大问题,是雇主是否愿意雇佣低薪工人的重要考虑因素,破坏了低技能劳动力市场。

迪顿强调,美国和英国、澳大利亚和欧洲有很大的不同。欧洲经历了同样的变化,有些人被远远甩在后面。但是,这些国家并没有表现出像美国这样的绝望的死亡。因为美国大部分药品和检测的价格远远高于欧洲和日本。医疗资源放任市场,政府就会破产。这正是美国发生的事情。美国人的发病率和痛苦比加拿大和英国严重得多。英国的医疗费用是美国的一半,但他们的健康状况比美国人好。欧洲有更完善的福利体系,可以为人民提供保护,在市场力量和政府监督之间找到平衡,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劳动力市场发生的情况。

未来有可能好转吗?

拜登把全国人民的医疗保险写在选举纲领上。民主党承诺将实施普遍实惠的优质医疗保障,最终实现全民医疗保障体系;降低处方药价格、保费、自付费用;降低医疗成本,提高医疗质量。

民主党的医疗保障纲领在奥巴马医疗保险改革的基础上继续推进,向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的最终目标迈进。与共和党的医疗保障措施相比,民主党的规模更大,最终目标是全民医疗保险,不仅是共和党的维持现有医疗保险水平,民主党也强调了不同群体在医疗保障方面的不平等性,致力于消除这些不平等性。

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奥斯坦古尔斯比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扑克政府多次提出取消奥巴马医疗保险,但美国大部分州仍支持奥巴马医疗保险,没有投票。因此,拜登就任总统时,重建扑克霸权的政策并不困难,他可以通过行政命令进行。

责任编辑:郑景昕

校对:张亮亮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