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副手被公安带走!他的背后都藏着哪些大老虎,下一个又会是谁

播报热点TV 阅读:37334 2020-12-30 21:00:46

12月1日一位认证为阿里巴巴员工的网友爆料称: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天猫快速消费品&服饰风尚事业部总经理古迈(原名胡伟雄)被带走,该网友未透露被带走的具体原因。

另据其他网友爆料说,古迈已被带走可能是涉及贪腐被移送公安。

据《晚点LatePost 》报道,聚焦到目前的阿里电商业务,淘宝、天猫、阿里妈妈总裁蒋凡之下,有五个关键人物:周靖人、汤兴、胡伟雄、杨光、刘博。

也就是说,胡伟雄是阿里电商业务的五员大将之一。

阿里方面至今未对此事进行回应。

另据@新华视点12月24日消息,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很显然,国家的这次强力出手,不仅是对阿里的警告,同时也是对其他企业的警告。

总是有这么一句话"将权力关进笼子"。是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制约的权力,一定是吃人的。

多年以后,马云面对燕山东麓厚厚的高墙,准会想起八年前募资回购雅虎股份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2012年9月,阿里宣布以76亿美元回购了一半雅虎持有的阿里股份,交易资金主要来自博裕资本、中信资本、国开金融和新天域资本。当然,阿里并未详细说明这些资本拥有的深厚政治背景。

这一年,风云突变。轰轰烈烈的打虎行动拉开帷幕,也为马云如今面临的困局埋下了伏笔。

2020年10月25日,马云在金外滩的高调演讲,掀起了一场金融风暴。

11月2日,马云被约谈。11月3日,蚂蚁集团暂停上市。12月14日,阿里遭监管总局涉嫌垄断处罚。12月18日,媒体报联合调查组进驻阿里。12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阿里立案调查。12月24日,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

山雨欲来风满楼,昔日高调的马云,已经整整60多天未露面了。

壹悲喜

一年前,过度沉溺于酒精的张振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病死在英国伦敦的医院里。

他是债务规模高达700亿的"先锋系"的实际掌控者。他的猝逝,让人措手不及,也让旗下已经爆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雪上加霜。

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大跃进"结束了,留下遍地的狼藉。"先锋系"曾是这个风口上的代表,如今轰然倒塌,背后的万千投资人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许敏、安英、刘贻菊、韩家艳、李福维——我在"先锋系"受害者群体中发现了这几个名字。他们只是中国最普通的家庭妇女,其中李福维已经六十多岁了。通过"先锋系"旗下网信平台,他们各自拿出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家庭积蓄进行投资。平台爆雷之后,他们比谁都慌。

通过"先锋系"进行融资的企业非常多。按照平台上的线索,这几个人摸清了自己那部分资金的最终流向——位于河南郑州的一家房地产企业:美景集团及其相关公司。

他们尝试以"民间借贷纠纷"的名义向法院起诉这些公司,希望追回自己的钱。但郑州当地的法院驳回了他们的诉求,理由是相关公司涉嫌违反金融管理秩序,但并不属于民事诉讼的范畴。

他们在前不久收到法院的反馈。这些苦于如何挽回损失的家庭妇女,并没有什么积极有效的门路。他们至今仍处在惶恐与煎熬之中。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那个通过"先锋系"网贷平台拿到钱的地产公司,将在马云的蚂蚁集团上市盛宴中,大赚一笔。

河南美景集团,在整个地产行业中并不出众,只在河南当地小有名气。它曾与万科建立紧密合作,成为万科进入河南市场的跳板。在近两年的市场整合大潮中,也有出售项目给融创的套现举动。

美景集团的老板叫王小兴,这个在郑州市委大院长大的女人,在上世纪90年代通过一家香港公司赚到第一桶金,转而回到河南进入房地产业,还跨界了航空、葡萄酒等多元业务。几年前,对美国穆尼航空的收购,是她最高光的时刻,这是中国民企第一次成功并购美国飞机制造企业。2016年,她在朋友圈晒出了旗下公司推出的首款飞机,那是她的情人节礼物。

同在2016年,马云为蚂蚁集团引入第一批战略投资者,王小兴通过旗下两家影子公司,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蚂蚁的股东层。中国本土最具背景的投行——中金公司,通过旗下的私募平台,为这些影子公司投资蚂蚁搭建了路径。

随着蚂蚁集团即将上市,这些早期的投资者即将迎来丰厚的回报。这是一个估值达到2.1万亿的超级大蛋糕,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IPO。它的受益者包括以马云为代表的蚂蚁集团原始股东和管理层,以社保基金、中投公司以及各大保险公司为代表的投资机构,以及马云朋友圈里庞大的江浙沪企业家群体。

但更多的得利者,其实潜藏于蚂蚁股东阵营那一批私募基金中,层层穿透下去,可以看到背后那群庞杂繁复的合伙人。其中有不少的投资者,选择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通过家人或者看似毫无关联的马甲公司进行代持。他们是蚂蚁上市盛宴中,戴着面具跳舞的人。

上文提到的河南地产商人王小兴,就是这些低调的狂欢者的代表。

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王小兴的背后,可能还有一个更庞大的互联网金融受害群体。他们也像蚂蚁一样,辛勤劳动了大半辈子,存到一笔小小的积蓄,渴望一个富足而体面的生活,但终究没有走出被收割的怪圈。

蚂蚁和大象,可能并不在一个维度。这个世界的悲喜,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相通。

来源:网易

如有侵权请联系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