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翁传承雷州文化 手写编纂方言字典

南方都市报 阅读:27996 2020-11-17 08:21:42

原标题:八旬翁传承雷州文化 手写编纂方言字典

蔡山桂和他的“幕塘书斋”。

蔡山桂创作的作品,包括雷韵、楹联等。

《雷州话字典》为1.6万字条注音、释义。

人物档案

蔡山桂今年83岁,30年前投入到与雷州话相关的创作工作中,著有包括《雷州话同音字·雷州歌韵》《雷州古今楹联选》等多部作品。2009年,蔡山桂获得“湛江市雷州话传承人”称号,2012年-2013年手写编纂、出版《雷州话字典》。

30多年前,雷州话传承人蔡山桂投入到与雷州话相关的创作工作中,著有包括《雷州话同音字·雷州歌韵》《雷州古今楹联选》等多部作品。为了进一步传承雷州文化,他于2012年-2013年手写编纂、出版《雷州话字典》。

这部字典收录了16000个字的雷州话读音、释义,还附有部分雷州方言词语,全书超80万字,近700页,被粤西方言研究专家高度评价,“该字典的问世是雷州文化建设的一件大事。此著深入地记录了雷州话的读音,是雷州话传承的力作,影响颇为深远。”

近日,南都记者专访了蔡山桂。他回忆了2012年手写编纂《雷州话字典》的经历。

“草根文人”

生于1937年的蔡山桂常自嘲是“草根文人”——身为中华诗词学会、中华诗词文化所研究员,湛江师范学院雷阳文化研究所研究员的他,只有小学学历。

蔡山桂今年83岁,普通话带有闽南口音,语速不快但声音洪亮有力。无论是谈起幼时的成长环境,还是老来的创作经历,年过八旬的他依旧口齿清晰、表达准确。年幼时的他受限于当时的家庭环境,小学毕业后被迫辍学,此后大部分的学习是通过私塾先生,“私塾就在我家隔壁,在先生的带领下,我们都是用雷州话诵读四书五经。”

那时起,读书成了蔡山桂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在他老旧的自建屋内,书房“幕塘书斋”是他的精神居所——这里藏书5000余册,包括《古文观止》《东莱博议》《史记》《资治通鉴》等。

在身边多位文化友人的影响下,30年前蔡山桂投入到与雷州话相关的创作工作中,著有包括《雷州话同音字·雷州歌韵》《雷州古今楹联选》等多部作品。2009年,蔡山桂因此获得“湛江市雷州话传承人”称号。

获此殊荣后,蔡山桂不禁进一步思考:应该如何继续为雷州话传承做出努力?

当时他对雷州话的研究尚浅,仅仅一部同音字作品很难覆盖雷州话全部字词,而市面上并没有一本权威的、经得起推敲的雷州方言字典。

这让蔡山桂产生了编写一本当地方言字典的念头。

编纂字典

该方案基于国际音标,为雷州话音制定了19个声母、47个韵母,系统地为汉字标注雷州话读音。

一个人完成一部字典的编写,这无疑是个浩大的工程。

2012年初,蔡山桂决定全身心投入《雷州话字典》编纂的准备工作,此时的他已年逾古稀。

方言字典编纂的最大难题之一就是注音。

雷州话作为广东四大方言之一,源于闽南语系,包括雷州半岛在内的粤西部分地区共有500多万人讲雷州话,雷州话也是湛江市五县五区通用的方言。

雷州话有8个声调,单用汉语拼音显然不能涵盖全部的字音。

好在前人在雷州方言研究上留下了宝贵经验。

上世纪80年代,雷州文化研究前贤蔡叶青曾出版《雷州音字典》《雷州方言词典》。上述两本字典仅收录7000余字条,但蔡叶青在其中用于标注字音的方法——“雷州话拼音方案”被国内多名从事语言文化研究的学者认可。

该方案基于国际音标,为雷州话音制定了19个声母、47个韵母,系统地为汉字标注雷州话读音。“雷州话拼音方案”也成了蔡山桂注音时最主要的依据。

按照这个方案,蔡山桂在每个字条后面,先标注汉语拼音,再标注雷州话拼音。为了便于读者掌握汉字的雷州话读音,他还在每个字条中用一个比较浅显的同音字或切音字(即把两个常用字的读音合起来拼出一个音)作为读音参考。

方言读音的统一和准确是字典的关键所在,对这方面的把握,蔡山桂有着独特的优势——由于从小在雷州市雷城镇长大,蔡山桂的口音是最地道的雷州方言。

后辈接力

全家人动员起来,纷纷支起电脑,分工将蔡山桂的手稿逐字输入,形成文本,反复检查。成稿时,电脑数据显示,《雷州话字典》全书文本已超80万字。

为了使每个字的所有意义准确,蔡山桂以《辞海》为范本,反复翻阅查看,还将字条的繁体书写、异体书写归类,以便读者进行简繁对照。

年岁渐长,编写字典的工作对于蔡山桂来说未免有些吃力。为了尽早编完这部字典,他从2012年初便闭门谢客,专心于此,每天平均工作时间超10个小时。

在他的书房里,《辞海》上中下三册词典贴满了透明胶带,“这都是那一年反复翻开查看,被我翻烂的”。蔡山桂向南都记者谈到。

历经半年时间,《雷州话字典》初稿终于完成,收录了16000个字,相对比前辈蔡叶青所著的《雷州音字典》,增加了9000字。

由于不熟悉计算机等设备操作,蔡山桂编写时全靠手写,16000个字的释义字条整齐书写在一沓稿纸上,等待被录入电脑。如果聘请打字员,这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

时值暑假,蔡山桂多个在外读书的孙子回乡,在女儿蔡海红的组织下,全家人动员起来,纷纷支起电脑,分工将蔡山桂的手稿逐字输入,形成文本,反复检查后再打印出来交给他。成稿时,电脑数据显示,《雷州话字典》全书文本已超80万字。

完稿后,还需要反复校对。

蔡山桂告诉南都记者,为了保证字典的准确性,他亲自校对,确保每个字条的音调、字义不缺且无误,全稿不得有丝毫错字。校对了十遍,蔡山桂还请了身边多位从事文化工作的朋友帮忙再次校对,最大程度减少失误。

2013年4月,蔡山桂的《雷州话字典》终于出版。这部字典出版不久后便在湛江市引起较大反响,还曾获得“湛江市年度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著作类一等奖。

粤西方言研究专家、湛江师范学院教授陈云龙在《雷州话字典》序中写道:“该字典的问世是雷州文化建设的一件大事。”

延伸阅读

艺术创作涵盖楹联、雷剧等

除了《雷州话字典》,蔡山桂还著有《诗文选集》《雷州名联赏读》《雷州乡土文化》《蔡山桂选集》等多部作品,涵盖了楹联、雷剧等文化表现形式。

《蔡山桂选集》是他最新出版的一部属于自己的文集,其中收录了他过去30年来的部分作品。这本“大部头”里包括他此前创作的6部雷剧、1160副楹联、258首雷歌等多类作品,全书927页,60万字。

据当地媒体报道,这些作品早就以各种方式被流传于民间。其中,《寇准贬雷州》等多部雷剧被搬上戏台演出;多副楹联先后被篆刻在雷州的名胜古迹、戏楼、牌坊、宗祠上;诗词、地方文史掌故等作品也曾发表于一些杂志期刊上。

虽然已年过八旬,蔡山桂在传承雷州文化方面却未曾止步。

近些年来,蔡山桂开始收徒,为当地本土文化爱好者授课;奔走于雷州市多个中小学,为本地青少年讲授雷州人文历史和楹联撰写的知识。他也常鼓励女儿蔡海红接过他手中的接力棒,继续传承雷州方言文化。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黄小殷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