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靠400块起家,狂赚3000万,却输掉200亿,成阶下囚

我是Jenny乔 阅读:91150 2021-04-14 21:01:53

3月31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狠狠地处罚了ST斯太,声称斯太尔因财务造假及实际控制人披露不实被处罚。

斯太尔口口声声称冯文杰为实际控制人,可证监会一查发现,唐万新、唐万川、张业光通过主导斯太尔非公开发行、与投资人约定收益分成、实际承担业绩补偿、派驻管理团队控制董事会等方式,是斯太尔的实际控制人。

最后,三位幕后操纵手分别被处以60万元的罚款。

此番操作,让网友纷纷大呼:还有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唐万新这是新瓶装旧酒,冷饭回锅炒。

唐万新,昔日千亿帝国“德隆系”的掌门人,有着“A股第一庄家”、“韭菜收割机”“股权套娃王”的称号。

靠着400块起家,18年积攒了1200亿资产,2003年位列福布斯大陆富豪排行榜25名。

然而,一年不到,他亲手打造的金融帝国顷刻间化为乌有,千亿资产烟消云散,换来了八年的牢狱生涯。

白手起家的穷小子是如何赚到千亿身家?又为何突然树倒猢狲散,锒铛入狱?

这,估计他自己都没有想明白,不然也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两次都被“淹死”。

为物理梦,两次退学

1964年,唐万新出生在新疆乌鲁木齐一个支边家庭,他是最小的孩子,上边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

虽然他出生于新疆,但他不算是地道的新疆人。

50年代,他的父母从重庆远道而来支援边疆,考虑到返家路途遥远,父母商量过后,决定在乌鲁木齐“安营扎寨”。

虽说唐万新排行老幺,但他的胆子却是最大的。

带着哥哥们爬茅屋,翻过别人家栅栏偷蔬菜粮食等等事,他都做得出来。

当被主人家发现,追着到家里来投诉时,他又故作胆小怯懦的样子,躲在妈妈后面,告状是哥哥带他去的。

多亏他的“照顾”,哥哥们小时候没少挨打。

除了贪玩爱惹事,唐万新也是一个“科研怪”,从小偏科,偏爱物理,发誓要成为一个物理学家。

当别人家的小孩在玩“你追我赶”的游戏时,他就站在一旁啧啧称道,嘲笑他们“没有一点抱负”。

之后,有抱负的唐万新便会埋头倒腾自己的小实验,并会毫不吝啬地夸奖自己。

每次哥哥们逮着他,让他写作业时,他则换着法子为自己辩解:

我是天生的物理学家,你见过哪个科学家还需要写作业的?

对于物理,唐万新非常执着,他就铁定自己未来一定会是个物理学家。

然而,事与愿违。1981年,唐万新从新疆乌鲁木齐八一中学毕业,发挥失常,没考上自己梦想的物理系,反倒进入了华东石油学院(中国石油大学的前身)。

一心只为物理的“预备物理学家”,怎么可能委身于石油学校呢?

唐万新闹脾气,不想去入学,最后在家里人软磨硬泡之下,才愤愤地拉上行李进入华东石油学院。

大哥唐万里站在门口,看着他拐弯走进报到室,才大舒一口气,放心回家去。

他怕自己的弟弟临阵脱逃,偷偷跑出来。

可没过多久,大哥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唐万新打电话回家,说自己要退学,受不了没有物理专业的学校,打算复读。

唐万里急忙从新疆赶到山东,来劝一劝弟弟,可唐万新早就搭上回家的火车,与他擦肩而过。

事已成定局,家里人也只能听从唐万新的决定,让他在家安安心心地备考。

几个月后,唐万新自信满满地重新踏上高考的道路,这次发挥得不错,分数达到了复旦大学物理系的分数线。

可正好国家政策颁布,大学复读生参加高考只能由原学校接收,唐万新不想再回去华东石油学院了,只能被迫接受调剂,调剂到了新疆石油学院。

老天好像在玩弄唐万新似的,唐万新只要越想要进入物理系,老天就偏不让他进。

唐万新从小迷信,他自觉得这是上天在警告他,物理不适合他,他不应该再次涉险了。

靠400块赚出100万

于是,1985年,唐万新再次退学,跟随着经商潮流,投身于商海。

唐万新找大哥唐万里借了400块,拉上初中同学张万军、叶磊几个人,合伙在乌鲁木齐创办了一家彩扩店,以冲洗彩色相片为主业。

对于店名,唐万新说,“我们谁也不要占谁便宜,就叫‘朋友’好了。”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稍有名气的地方就会成为景点,人们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只顾讲生计,开始重视起了精神享受,旅游拍照留念,是他们经常干的事。

因而当时的冲洗生意非常红火,可90年代的彩色冲印设备非常贵,当年非常红的爱克发、诺日式冲印机,一台至少几十万起跳。

当时只有广东省的广州有这种冲印设备,所以各地的彩扩店都是收到胶卷后一起带到广州冲洗,一个星期后交还给顾客。

因此,各地的照片冲洗店,准确来说应该只能算是代理商。

唐万新经常托人跑一趟广州,帮忙冲洗照片,或是请一些人搭飞机去广州旅游,然后让接头人员在白云机场拿胶卷,拿去冲洗店冲洗。

靠着这“大自然的搬运工”,唐万新很快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40万。

从400块赚到了40万,唐万新等于拿着一块钱炒股,炒出了1000块的即视感。

他拿着这40万到广州买了一台二手的冲扩机,以便宜同行60%的价格接收业务。

当时,冲洗一卷5寸彩色照片价格大概在30元左右,平均一张照片一块钱。

唐万新这波操作,迅速在乌鲁木齐市场占有率达到80%,1987年稳赚第二桶金60万。

然而当时,北京市平均工资每月140元,一年下来不到1700块,而唐万新已经年入过万。

当时吉利汽车的李书福也在搞冲洗照片的生意,可他就没像唐万新这么幸运,半年才赚了1000块。

不得不说,唐万新可真是一个赚钱小天才。

但也不得不佩服,唐万新其中的“融资手段”,这60万的暴利,有一半得归功于来唐万新店里应聘的人。

唐万新在赚到了40万之后,趁势追击,以招聘员工的名义收集第二波资金。

让前来应聘的员工交一笔押金,唐万新拿着这笔押金去租商场柜台,打自家店铺广告。

很快,“朋友彩扩店”在乌鲁木齐发展到了20家店铺。

没有过经营彩扩店的经验,却能稳赚100万,唐万新非常自豪,认定自己肯定是个稀有的做生意料子。

于是拿着这笔到处投资办厂。

先是跟朋友聂新勇一起投资一家自行车锁厂,只负责研发销售,生产外包。

结果由于车锁设计不好,惹上官司后锁厂倒闭。

1988年,唐万新又开始涉足新产品技术开发,研发卫星接收器,用来接收苏联的电视台。

这在当时是稀缺的,再加上唐万新从小在钻研技术方面还略有些天赋,厂子办得不错。

结果由于唐万新一心只想赚钱,没安抚好手下员工,趁唐万新不注意,手下的员工全被同行挖走。

研发卫星无果,唐万新又转头承包了偏远地区的帕米尔宾馆,想从事宾馆行业。

从里到外,唐万新将宾馆翻新改造了一番,结果由于位置偏僻,无人光顾,亏了个精光。

之后,唐万新还折腾过电脑打字、名片制作、贸易等各种行业,都以失败赔钱收场。

1990年,才过了三年,唐万新已经倒腾过十几个行业,当年挣的60万,早已亏得一塌糊涂,还欠下180万债务。

控股上市公司,抬高股价

欠下巨债的唐万新,既没有焦虑,也没有像只害怕债主的老鼠一样躲起来,而是开始思考着下一波生意。

大哥唐万里劝他,找个像样的工作拿死工资,可他偏偏不听。

失败只是两次成功之间的喘息站,不能一失败就趴下了……

债主上门,他就忽悠他们说:“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就给我个机会,多给我一点时间,信不过就送我去监狱。”

债主也没办法,送去监狱又不能把钱追回来,只好暂且相信了唐万新的官场话。

1990年底,唐万新打算到海口市开了一家留学中介。

家里人纷纷觉得不靠谱,毕竟两次退学,一次大学都没读完的人,要帮人出国留学,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结果,唐万新仅用八个月就赚到了30万,亲自上门还清了一部分债务,债主们看傻了。

之后,唐万新回到乌鲁木齐成立科海开发公司,干起了电脑设备买卖。

当时正值新疆口岸开放,唐万新借机赚了150万,一度成为新疆最大的电脑配件供应商。

又趁势追上了新疆油田开发的浪潮,拿下了新疆哈油田的大单子。

1991年,上交所和深交所相继开张,各地国企纷纷改制,唐万新又嗅到了财机。

唐万新赶紧拉上朋友聂新勇一起到西安淘金,低价回收了黄河机器厂和国棉五厂共1800万股法人股。

再以1倍的价格卖给新疆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唐万新又狠狠地赚了一笔差价。

当年唐万新以1000万收购西北轴承公司1000万股法人股,之后再以4000万的价格卖出,净赚3000万。

再一次暴利的唐万新,忘记了之前债台高筑的日子,又开始挥霍资金。

1992年,唐万新先以800万成立了乌鲁木齐德隆实业公司,后用500万注册德隆房地产公司,再用1.6亿建造了一座大厦。

当然,当时唐万新可拿不出1.6亿,拿不出钱的唐万新再次动嘴皮子收钱。

他先是说服乌鲁木齐影院出地皮,再拉拢宏源证券出资8000万,自己借8000万,才建出了这座大厦。

然后再把大厦抵押贷款几千万,等于唐万新空手套白狼,白赚了一套大厦。

之后,唐万新又看中了融资业务。

1996年,新疆屯河、新疆德隆等11家公司共同成立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德隆公司出资700万,占股12.73%。

通过一年的运作,唐万新就从金融租赁的融资业务中套现1亿。

闻到了血腥的味道,狮子便不会停下脚步。

1997年,新疆屯河、屯河工贸、屯河农牧联合成立屯河集团,唐万新又趁势入股90%股份。

之后唐万新又入股沈阳合金公司29.02%,入股湘火炬集团25.71%股份。

至此,唐万新已经控股三家上市公司,堪称德隆公司的“三驾马车”。

入主这三家公司后,唐万新立马大规模开始了行业并购。

通过一环套一环,不断与其他公司合资成立新公司,仅六年,湘火炬集团一下子从小厂摇身一变,变成拥有50多家子公司的巨无霸公司。

借此,这“三驾马车”股票狂涨。

2000年,新疆屯河股价从13.35元涨到125.73元,涨幅842%,湘火炬股价从12.07元涨到109元,涨幅803%。

沈阳合金更夸张,股价从11.85元涨到184.64元,涨幅1458%。

股户一片叫好,德隆成为第一庄家,德隆也被捧上了天,称“股不在优,有德则名,价不在高,有隆则灵”。

与其说唐万新是个赚钱小天才,还不如说他是操纵资本的大佬、整合资源,让钱生钱。

2002年,大哥唐万里更是豪言:

德隆将在3年内,进入世界500强。

唐万新宣称德隆公司规模资金在1200亿左右,38岁的唐万新位列福布斯大陆富豪榜第27名。

然而,没想到,德隆此番繁华,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金融帝国的崩塌

然而,唐万新进行产业并购,这其中所耗费的资金,单靠旗下企业盈利是远远不够的。

唐万新只顾整合资源,没有脚踏实地去发展德隆系公司,三驾马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三驾马车加起来,一年盈利不到一亿。

无奈,唐万新开始非法资本运作,开始融资。

通过发行股票及配股从证券市场一级市场上获得资金,然后再操纵上市公司股价,拉高股价,从二级市场收割韭菜。

再以高股票抵押,从银行贷款,控制非银行金融机构,违规发行理财计划取得资金。

甚至私自挪用股民保证金。

为了更快速地募资,唐万新通过重复质押等违法行为,对德隆系名下公司进行资金拆解。

也就是说,拿一个大洞去填补另外一个大洞,表面上解决了问题,实际上资金周转困难仍然存在。

然而,唐万新这招用“毒药”来化解“毒药”的方法,最后一场“中科事件”将唐万新的诡计抖得一干二净。

社会舆论突然对准庄家德隆,引发金新信托公司挤兑,导致几十亿资金无法兑付。

唐万新一方面仍然采用老办法,拆东墙补西墙,一方面仍尽力与银行谈合作。

然而,对于一个“家道中落”的德隆,银行并没有伸出援手。

被逼到绝境的唐万新放手一搏,大肆抛售流通股套现,结果反倒使股市暴跌。

2004年,德隆的三驾马车股票突然全部跌停,市值蒸发近200亿元。

德隆瞬间变成金融界讨伐的“罪犯”,不仅债主上门,而且当地公检法查封德隆资产。

2004年12月唐万新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逮捕,德隆被解体出售。

2006年唐万新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罚款40万元,唐万新的商业帝国瞬间倾倒。

不可否认,唐万新确实是个赚钱专家,可他在暴利过后,并没有让奔跑的马车及时停下来,而是给它加码加量,让它越跑越快。

对于做生意,唐万新一直抱着赌的心态,以为自己能玩转资本,空手割市场韭菜,可没想到,最后却被资本玩了。

他本人曾说:“凡是我们用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的”。

可拿生命当筹码的赌博,注定只有一次机会,一锤定音,输了便完了。

-end-

作者:罗小洁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