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小学”“经典”与“思想”:《齐物论释》的三个世界

澎湃新闻 阅读:79305 2020-11-19 18:18:34

原标题:讲座︱“小学”“经典”与“思想”:《齐物论释》的三个世界

本文整理自复旦大学历史学系第5期“中国近代史青年学者读书班”线上讲座。北京师范大学孟琢副教授携其新著《齐物论释疏证》(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分享关于章太炎《齐物论释》的研究心得与体会。本次活动由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戴海斌教授主持,并邀请了上海大学文学院讲师周展安、北京师范大学讲师董婧宸、复旦大学博士生欧阳清以及上海人民出版社历史读物与文献整理编辑中心编辑张钰翰与主讲者对谈。此外,香港城市大学林少阳教授、西北政法大学李智福副教授等也参与了讨论。几位与谈嘉宾从语言、历史、哲学等诸多角度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既为与会听众道出主讲者研究背后的甘苦,也拓展了既有的学术视野。

我讲的题目是“小学·经典·思想——《齐物论释》的三个世界”,它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探讨《齐物论释》的主旨,在真谛上涉及到齐物哲学与自由平等的建立,在俗谛上特别提出《齐物论释》对文明论的批判和反思。第二部分从语言的角度讨论,太炎先生在证成这一系列庞大的思想体系时所使用的一些方法,或者说进入《齐物论释》时的一个角度。首先是小学、训诂,从分析名相始,一直到排遣名相终,也就是“训诂与遣名”。然后是太炎先生的语言文字思想和实践,最后上升到语言文字哲学和齐物哲学之间的关系。第三部分探讨《齐物论释》在展开自己思想框架中,对于潜在经典(既包括庄子,也包括唯识学)内在的吸收和突破。我们先探讨《齐物论释》的思想主旨,然后从语言、经典两个角度来理解《齐物论释》的内在理路及其展开论证的特点。

朱维铮、姜义华编注《章太炎选集(注释本)》,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

周展安:

我首先谈对《齐物论释疏证》这本书的认识。我知道孟琢兄在做这个事情,现在终于看到书,是非常兴奋的。当时想到:中国人也有自己的《齐物论释》疏证之作了。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据我粗浅了解,1981年日本的荒木见悟先生写了《齐物论释疏证》, 1984年高田淳先生出版《辛亥革命与章太炎的齐物哲学》。比较下来,我认为孟琢兄的《齐物论释疏证》最详尽。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本书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以太炎解太炎。他对太炎著作非常熟悉。对于太炎很多不受人重视的文章,也可以信手拈来。第三点,孟琢兄对太炎齐物哲学思想的理解。章太炎在世时,对自己的学问特别自信也特别看重的,相对于小学来讲,可能更是他的哲学。太炎佛学不是一般的佛学,他和同时代的佛学,包括和佛典的很多阐释是有差异的,这个差异并非是他没读懂,或读错了,而是他自己就是要这么阐释。张志强老师也曾指出过这一点,就是章太炎要借他对佛典的阐释,来表达他自己的哲学。

荒木見悟『斉物論釈訓註』(图片由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博士生陈希摄影、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生欧阳清提供)

高田淳『辛亥革命と章炳麟の「斉物」哲学』(图为复旦大学姜义华教授藏书,复旦大学博士生欧阳清提供)

接下来就孟琢兄讲座及其著作中涉及到的问题,我简单谈四点:

第一点是如何理解平等?我同意孟琢兄讲座中对于平等之于太炎思想重要性的强调。要稍加补充的是,平等在章太炎的论述里,或许可以分两个层次:一个是常见的在启蒙运动脉络中的平等。这在太炎论述中有诸多展现,比如他对秦制的研究,对五朝法律的研究,对中国历史上均田制、土地制度的研究,他认为里面都有平等的东西。这是一个层面,它可以和我们今天所说的“自由平等”来作关联性的解说。另一个层次是《齐物论释》中讲的平等,这个层次要比前一个层次更高,是佛学意义上的平等。佛学里有很多和“平等”有关概念,比如平等智、平等性智等。什么是平等智、平等性智?就是转化第七末那识得到的智慧,即观一切法都是平等,世界万法没有自性,没有自己的规定性。所以,平等在佛典里面有更复杂完整的说法,叫平等一如、平等性智,平等是这个脉络中一个比较简化的说法。

第二点是关于真谛和俗谛的关系。我也同意孟琢兄所说的真谛和俗谛不一不二的关系。我想稍为补充的是:在一不一不二、假实相荡的真和俗相互内在的关系之下,在这个前提底下,恐怕还要再认识一点,就是真谛和俗谛的地位有不平衡性。它体现在哪里呢?在《齐物论释》中,太炎论到最后,讲到宁可去做所谓的“一阐提”,即不能成佛的人,完全执着在此世的人,当他讲到这个程度,实际上他的脚已经更多站在俗谛意义上。这也是为什么他阐发了对“众同分”的理解。《齐物论释》中,章太炎在论述真谛时,始终是在和俗情、俗谛、边见、倒见的纠缠中展开。也就是说,真谛必须用一种内在化的视野去看,真谛就是诸多边见、倒见相互激荡的结果。这是我要讲的不平衡性。这在理论上既有唯识宗,也有真心系比如《大乘起信论》的影响,特别是《起信论》中关于染净种子互熏的理论,太炎受其影响很大。

第三点是太炎的佛学解庄。太炎以佛学解庄的脉络比较复杂,能把这一点解明已经不容易。可是我们还要反过来问:太炎和唯识学的区别在哪里?太炎在《齐物论释》里面,特别重视唯识宗和华严宗,他本人的论述和一般的华严经典、唯识经典的区别在哪里?我觉得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他在佛典阐释上有非常多的突破。他对唯识宗,对陈那、世亲、护法的东西,其实都有批评,这在《齐物论释》中还少,在他和学生吴承仕的通信中更多。第二个层面,我觉得尤其重要,他在《齐物论释》里面展示出来的不是纯粹的理论构造,而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中介,那就是他对现实的关切。他的以佛解庄不是纯粹的思想史或学术史意义的,必须要联系到整个近代史的广阔图景。他在《齐物论释》里面特别展示出对于经学、进化论、文明论包括文明论背后的所谓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政治潮流的关注。

最后一点是,很多人在阐释太炎的齐物哲学时,会说太炎思想有多元主义倾向,甚至发展出多元平等这样的概念。这个恐怕也需要商榷。刚才说《齐物论释》是立足于现实,而现实就是当时中国是一个非常弱的状况,别人不仅要打你,而且要把打你正当化,背后是文明等级论这样一套话语的操控。也就是说,太炎是在站在一个弱者、抵抗者的位置上来写《齐物论释》的。而一个特别在弱势位置上展开的思考,是不太可能发展出一套非常从容的多元平等、或多元主义的话语,这套话语本身更多属于胜利者的言说,而不是抵抗者的言说。这是其一。其二,多元平等里面,如果说太炎肯定了多元,就是多个自我规定性。而齐物哲学最根本是讲“丧我”,就是要破掉规定性,所以不可能停留在多元这个层次上。我们或许不能说章太炎反对多元平等,但是多元平等绝不是他的终极视野。

董婧宸:

《齐物论释》这部著作,可以视为章太炎国学研究的最后一块“版图”。太炎1906年东渡日本,1908年开始国学讲习会,讲授《说文解字》《尔雅义疏》《文心雕龙》《庄子》诸书。《齐物论释》前后的写定,却经过了漫长的过程。最初,章太炎撰成的只有解析训诂、辨析疑义的《庄子解故》,1910年《齐物论释序》刊载,1912年出版频伽精舍本《齐物论释》,至1919年,包含初本、定本的《齐物论释》才最终刊行。章太炎对齐物哲学的讨论,一直绵延到他讲授《庄子》的十年之后。而最终呈现给我们的《齐物论释》和《定本》,体现为章太炎以“释”的文体,疏通《齐物论》的文本,并有前后初本、定本的思想变化,构成了一个内在“复调”、思想层次丰富的著作。《齐物论释》乃以佛解庄,又和章太炎身处的历史环境有紧密联系,解读和还原有一定的难度。我从几个角度,来谈一谈我对《齐物论释疏证》的体会。

章太炎流亡日本时期像

一、语文学的工夫

《疏证》在“语文学”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具体包括文本注释、以章解章、初本定本比勘等诸多内容。

1、文本注释

朱维錚、姜义华先生的《章太炎选集》中,已有对《齐物论释自序》的注释。两位先生是我们崇敬的前辈学者,《章太炎选集》是太炎研究的经典之作,也是我们进入章学世界的重要阶梯。但如果强加对比的话,也能看到《疏证》的一些具体的进步。

其一,字词。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字义的注释准确。字词理解不准确,容易对整篇主旨产生偏微。如《齐物论释自序》:“常道不可以致远,故存造微之谈。”《选集》注“造微”为“虚构的微言”。《疏证》注,“造微,进于精微”。从义项看,“造”当为达到,释“造”为“虚造”,小误。二是字词指向的明确。在词义理解准确之外,对文本中有具体指向的含义,要认识准确,否则容易造成篇章的误读。如:“等臭味于方外,致酸咸于儒史。”《选集》:“方外,世外。”《疏证》:“现实世界之外,谓佛学也。”方外为世外,固不误,但更准确的说,世外当指佛学,而非泛指。

第二,句读。《章太炎全集》中,《菿汉微言》亦与《齐物论释》密切关系。或因关涉佛典,或因未解篇章,《全集》在《齐物论释》《菿汉微言》中,在个别处存在破句。《疏证》在这方面做了一些纠正工作。

第三,典源。章太炎熔裁经典,语言蕴藉。但这也意味着索解不易。要把握章氏的主旨,需要准确抓住典源。如《齐物论释自序》:“文王明夷,则主可知矣;仲尼旅人,则国可知矣。”“文王明夷”出自《周易·明夷》。“仲尼旅人”,说孔子流离失所。但这句在《自序》中要表达什么意义?那就要找到典源,说明含义。《疏证》指出,章氏此言,出自《周易·文言》王弼注,其主旨是“内文明而外柔顺”,指向的《齐物论释》中的明真通俗。

第四,章句。真正好的“章句”,不应该是“章句小儒,破碎大道”,而是在离章辨句时,沟通全篇,把握主旨。如《疏证》在疏解“止足不可以无待”时,指出此下三句,为庄子胜老、墨、儒三家之处,较好地阐明了前后的论证脉络。这一工作也贯穿于《疏证》全书。

综上,《疏证》在文本注释方面,做了很多基础的工作,或可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便利。

2、以章解章

《疏证》的“以章解章”,一方面体现在援引章氏语言文字考证的著作,说明《齐物论释》中“分析名相”时的语言依据。例如,《齐物论》“与接为构,日以心斗”,章氏在《齐物论释》中,以《庚桑楚》“知者,接也”“知者,谟也”为中介,沟通了《齐物论》中的“接”与佛教名相中触、受等的关系,这与传统的解释有所不同。接为什么能和触、受联系在一起?《疏证》:“《文始》以谟与模、摹、慕诸字同源,为规摹形象之义”,从章氏的词源考证出发,《疏证》补充说明了“谟”与规模的词源特点。通过对词源的勾连,更好地帮助今人理解章太炎新解的背景和思想。

另一方面,“以章解章”也体现在援引章氏《国故论衡》《菿汉微言》等书,来补充说明章氏的学术观点。以典故为例,《齐物论释·释篇题》:“云行雨施,则大秦之豪丧其夸,拂菻之士忘其傲,衣养万物,何远之有。”“云行雨施”典出《易·文言》:“云行雨施,天下平也。”这里,“云行雨施”不能从字面意义解读,而是和下文“天下平也”联系在一起,章氏借此表达《齐物论释》的平等观念。《疏证》引《菿汉微言》:“云行雨施而天下平,故《齐物论》者,天下之鸿宝也。”这样,把典源、典面和章太炎的解释运用,都比较充分地揭示出来,对理解章氏的思想旨趣有所帮助。

3、版本比勘

《齐物论释》一书存在着前后的版本变化,体现出章氏学术思想的前后发展。《疏证》做的另一方面工作,就是比较初本、定本的版本异同,并简要揭示其中反映出的学术思想的变化。前后相同,《疏证》中就用“定本同”加以说明;前后有殊,《疏证》则分列不同的版本,并对其中涉及的字句、名相、主旨差异加以梳理,呈现出丰富的思想动态变化。

二、文本的张力

《齐物论》是《庄子》中的一篇,《齐物论释》又是章太炎在援佛入庄,阐释《齐物论》并阐明章太炎齐物哲学的一部著作。从《齐物论》到《齐物论释》再到《齐物论释丁本》,其中是有丰富的张力的。从《庄子解故》序言看,章太炎的学术资源,在语言文字方面,既有经典的郭象注、陆德明音义、成玄英疏,又有洪颐煊、王念孙、俞樾、孙诒让等清人考证。在佛学思想方面,又有唯识和华严两大宗。在《齐物论释》中,哪些是章太炎继承前人学术,那些是章太炎开启新诠?《疏证》在这些方面,作了很多细致的爬梳工作,并以此为基础,要言不烦、简明扼要地勾勒出章太炎的思想。这些工作不仅为今人提供了基础读本,也可能对我们进一步去理解章太炎的思考,会有一定的推进。

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从古代以来的疏证,本身也有一定的体式和规则。《疏证》作者关于章太炎学术思想的全面讨论,恐怕既不可能、也不必然体现在《疏证》之中。全面和深入地理解章太炎在近代学术史上的意义和价值,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我也期待着包括作者在内,各位同道一起努力,能有不断的突破。

欧阳清:

因为我正好在作《齐物论释》的博士论文,孟老师的《齐物论释疏证》的出版对我来说是一本非常及时的必备参考书,节省了我很多文献检索、以及爬梳文义的时间,所以我首先要感谢孟老师。在孟老师的书出版之前不久,章太炎弟子缪篆《齐物论释注》得以影印出版,但缪注十分繁琐,反而不便于理解文义。孟老师的《疏证》相对缪注来说,更加删繁就简,便于学者阅读和利用。其次,在每一章节之前,皆有本章文旨的概括,梳理思想脉络,可谓便利导读。再次,在注疏中,《疏证》还注重“以章注章”,对章太炎先生其他著作的相关之处,也详加徵引,据以互证,探求渊源,从而展现出《齐物论释》的思想统摄。

我想从学术史的角度,谈一谈《齐物论释》作为章太炎诸子学研究的一面。孟琢老师提出以“三个世界”,小学世界、经典世界、思想世界为基本路径来研究和解读《齐物论释》,我读过之后颇受启发。但在《前言》当中,孟老师似乎对三个世界之间的逻辑关系并未有所梳理。章太炎在《国故论衡·文学总略》中说:“文字初兴,本以代声气,乃其功用有胜于言者。言语仅成线耳,喻若空中鸟迹,甫见而形已逝,故一事一义得相联贯者,言语司之。及夫万类坌集,棼不可理,言语之用,有所不周,于是委之文字。文字之用,足以成面,故表谱图画之术兴焉,凡排比铺张,不可口说者,文字司之。及夫立体建形,向背同现,文字之用,又有不周,于是委之仪象。仪象之用,足以成体,故铸铜雕木之术兴焉,凡望高测深不可图表者,仪象司之。”也就是我们表达的途径有言语、文字、仪象,其作用各有不同,而文字的作用最为独至。言语通过音来表意,然而无体无形,出口即逝,只能表达一事一义,因此说言语成线。文字以形体表音、义,有迹可循,且合形、音、义三者于一体,为文辞之本;文字敷衍而成文章,文章汇成文献,可以展现社会历史之平面,故说文字成面。文物立体,形象直观,故说仪象成体。但是文物本身无法说话,如何确定文物的信息,仍要依靠文献的记载。因此,言语、文字、仪象,其用虽各有不同,但只有文字,承载形、音、义三者,超越时空,其功用虽然有不周,但最为独至。因此章太炎以为,董理小学,要以韵学为候人、而且要坚持字本位。1906年章太炎在其演讲《论语言文字之学》中,主张把传统小学改称为语言文字学,并认为小学语言文字学是一切学问之基础。孟琢老师序言中也讲到,对《齐物论释》小学世界的疏证是基础。

其次,从生成过程来说,思想产生在前,语言文字的表达在后,二者的共同载体则是“文本”。因此对研究者而言,文献、文本的校勘是基本前提,语言文字的训诂是核心关键,由此通往思想的世界。小学——文学——思想的世界得以打通。但从作者角度说,其实只有一个世界,就是作者的思想世界。庄子的思想世界、墨子的思想世界。因此,对研究者来说,小学、文学与思想三者之间,必然是能够贯通的逻辑关系。

林少阳:

首先我想讲,孟琢老师的《齐物论释》的注释,在我看来是第一本系统的注释,在此之前系统的注释是没有的,这是第一本。所以在任何意义上,这是章学研究的一个很大贡献。在孟琢兄系统的注释这本书之前,有这两位老先生做过相关的工作,刚才展安说的1984年是第二本,是高田淳先生的著作。第一本,严格讲是以杂志连载方式出现的,是荒木见悟在九州大学学报时的一个训读本。日本的训读是按照日本传统阅读中国古文的习惯,把文言文的读音标出来,也算是一个最低限度的翻译。所以,荒木见悟这些连载论文是把以日文阅读的部分标出来。因此,对于要阅读、理解《齐物论释》这本书,固然有一定的帮助,但其实我个人认为也没有特别大的帮助。当然荒木先生是大学者,对章学是有所推动的。真正对它作注解、作解读的是高田淳先生的书。我第一次见孟老师,问他知不知道日本这两位已故学人著作,他说不知道,也就是说他完全按照自己的学养、自己的感悟去解读。这是了不起的工作。我想将来如果再把《齐物论释》国际化,翻译成英文,孟琢老师的这个《注疏》和日文的高田淳先生的翻译,就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孟琢老师这个书对于章太炎的国际化、以及承接之前的学术谱系,我想是有他的贡献。

第二,孟琢兄讲到朴学跟佛学、庄学的对话,我很同意,我想稍为补充一点,它既是朴学跟他所理解、所重新建构的佛学、庄学之间的对话,同时也是跟他所吸收接纳的包含德国观念论、马克斯穆勒的语言哲学等在内的这些西方学术的对话。章学以小学为始基,以传统学术融合西方之学,无论对传统还是对西学,都是批判性重构的学术,所以一般传统“国学”的概念,在他的框架里面是否适合,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因为与一般未必是批判性重构传统学术的人相比,他的独特性是明显的。章太炎的这种佛学模式,我想是和他通过日本接触的东京大学佛学群体有很大关系。最早东京大学开佛学课,是因为德意志观念论,日本人觉得我们东亚有一个完全不输于西方、类似的“哲学”体系。所以张志强老师有一句话我很是共鸣,他说:章太炎是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哲学真正的起源。其实这方面在英语学界,也已经有了几篇论文,我想将来孟琢跟他们的对话也会非常有意思。西方学者更会习惯于强调章太炎与西学关联的部分,这也会带来新的贡献。

林少阳著《鼎革以文——清季革命与章太炎“复古”的新文化运动》,收入“章学研究论丛”

张钰翰:

大概因为我是《齐物论释疏证》这本书的责任编辑,这两年又在上海人民出版社策划出版了一套“章学研究论丛”,所以戴老师让我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

第一,孟老师做这个书非常不容易,我们17年认识,那时他就在做这个工作,到2019年底书出来,前后至少花了三年时间,给未来的《齐物论释》研究做了一个奠基性的工作,这在现在的学术界是非常难得的——当然我对学术界的了解非常有限而且片面。

第二,书里面“隐藏”了很多非常好玩的地方。比如说作者简介里面有一句“喵星人”,还有像“琥珀与猫毛可摩擦生电,以吾小咪随求验之,屡试不爽”,还有其他一些地方等等。这里特别体现了孟老师对学术的理解,不是把学术作为一种纯客观的“对象”,而是把它内化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诚然,学术很崇高,很庄严,但学术也没那么严肃,不必板着面孔,而是鲜活的,与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

第三,这本书名叫“疏证”,主要以训释文字为主,但其中也在阐发义理。前言里面也提到,戴震的《孟子字义疏证》,也是名为疏证,本质在谈义理。《齐物论释》特别援据佛家的唯识学,为什么?章太炎在《论诸子学》里面说,中国之学其失在于“汗漫”,他引唯识学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唯识学是佛学之中最讲逻辑的,他要借这个逻辑严密的体系救他所谓中国学问“汗漫”之失。章太炎对中国之学这个批评对不对、他自己在建构体系方面是否完成,还可以讨论,但是他这种体系化的、会通中西的努力,也是今天构建中国义理系统的基本路径,是不容抹杀的。

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下“章学研究论丛”的相关情况。“论丛”从2016年章太炎逝世八十周年时开始,先出了章念驰先生编、著的两种作为纪念,2017年《章太炎全集》出齐之后,每年都会有几种新著出来,至今已经出版了11种。这是一套开放的丛书,有合适的质量高的著作,我们还会收进去,一直出下去。算是我们打造章学出版重镇的一个重要方面。

《章太炎全集》,上海人民出版社编

就近些年的章学研究来说,据我个人有限的观察,有这么几个比较显著的倾向:

一个是章太炎生平、交游、著述本身的考释。这其实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大的方面好像都很清楚,但是细节部分,还是有很多可以追究的地方。这些年有新材料不断被发现,比如说经常有章太炎的书信现身于拍场,还有对过去材料的细读,都可以发掘出很多新的认识,这方面像戴海斌老师、董婧宸老师都有文章。

另一个是对章太炎受日本以及通过日本接受西方的影响,章太炎与日本人、其他亚洲人的交往,还有从整个亚洲的视角去看待章太炎,这方面研究越来越深入。在这方面比较突出的学者,大多有日本的学术背景,或者是在日本的学者,如坂元弘子、小林武,林少阳、彭春凌,相对来说大陆的学者在这方面略显薄弱。

还有一个特别突出的是,学界对章太炎的思想包括对《齐物论释》的研究,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章太炎思想的当代价值的思考,这反映出章太炎学术和思想的生命力,说明章太炎可以作为我们思考现实与未来的一个重要起点。当然,这种章太炎热,跟康有为热有点不一样,就是大部分首先还是基于学术立场的,不是为某些现实目的张目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