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清:开放价格不等于市场形成

证券日报 阅读:66274 2020-11-16 06:01:31

本报记者,张志伟,王宁

他的大半生为期货市场奔波,他被称为期货市场的教父,他是中国期货市场的创始人之一,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经济学家常清。同时,他还从事期货教育工作,担任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领导。理论结合实际理念,一直担任金鹏期货会长。

常清的大半生,可以说是期货市场发展的缩影。

作为期货市场初期的理论研究者和试验方案设计者,常清目睹了中国期货市场凹凸不平、辉煌的发展历史。他在中国期货市场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故事?最近,《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常清叹息道:期货市场自诞生以来就承担了价格改革双轨一体化的历史国商品市场价格体系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完成了价格改革的历史任务,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做出了贡献。从目前来看,期货市场已经取得了巨大国际化,向世界定价中心的目标前进。

推进期货市场研究

和制度设计

1985年,常清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价格集团从事价格改革,当时价格改革刚刚开始,处于双轨制改革的过渡阶段。当时,关于价格改革引发的问题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理论界对双轨制价格信号提出质疑,价格改革将走向何方?进去还是退去?这些都是当时大家热烈讨论的问题。

为了实现国内统一市值体系的改革目标,当时的中青年理论改革者们都抱着破釜沉舟的态度,全力进行多方位的应用性研究。常清也投入了创立中国期货市场的事业。

今年是期货市场成立30周年,也是常清进入期货市场的第30年。

现在进入花甲的年份,回忆过去,常清自豪自己能够参加中国期货市场的设计和构筑,衷心期待不久的将来中国成为国际价格中心,在世界舞台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当时我国正好从规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常清对记者说:如何形成市场价格?成为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当时有世纪的问题。什么是市场价格?该问题的背景与1984年10月十二届三中全会密切相关,会议建立以价格改革为核心,全面推进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任务。但是,在当时的中国,全面开放价格有很大的风险,所以采取了过渡方法,首先开放部分增量产品的价格,暂时保留库存的计划价格,即价格双轨制。价格双轨制改革是有益的创新,是中国改革的必由之路,与整体增量逐步改革的思路一致。但是,改革设计者们出乎意料的问题也出现了。

常清表示,当时的问题有很多方面,首先是供应不足市场价格急剧上涨,社会物价整体上涨幅度前所未有的二是流通异常混乱,三是双轨制造的市场秩序混乱,四是计划内到计划外的社会问题面对这种情况,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什么是市场价格?理论界有很多文章认为开放价格不等于市场形成,价格改革面临进退的选择。事实证明,开放价格不等于市场价格的形成。

当时,带着这些改革问题,在探索过程中,不同的研究组不约而同地研究大宗商品期货。

1987年,当时常清所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价格组没有责任地成为了领导雁。我们要搞清楚这些问题,常清的语气明显加重,经过大量的资料查询和学习,价格组终于从具体运行方面研究了西方市场价格的形成机制,发达市场经济体的商品价格体系形成的基础是有组织的期货市场。

常清介绍,我国最早研究期货的是原外贸部,当时的研究仅限于国家如何利用期货市场,并没有全面说明期货市场的功能。

当时印象深刻的故事是美国培基公司杨亮瑜受到原对外贸易部的邀请,国家如何利用海外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管理风险。常清说,杨亮瑜建议中国利用期货市场保持进出口贸易价值,减少国内贸易商损失,发挥集中优势、计划优势。杨亮瑜不是从对外贸易的角度对国内价格改革,而是常清早年经验中首次听到的完整海外期货市场情况的介绍。

当时很多人认为做期货市场是因为西方国家有这个市场,然后学会引进,其实不然。常清说,最初不知道期货市场是什么,根据中国价格改革的需要研究西方市场价格的形成时才研究期货市场。

1988年3月,国务院领导人追加了研究期货市场的课题,价格构成了这个课题的接班人。同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加快商业体制改革,积极发展各类批发贸易市场,探索期货交易,标志着在中国开展期货市场研究的新课题正式建立。

常清作为价格组的中坚研究人员,参与了建立期货市场的相关研究工作,不仅写出了高质量的研究报告,还进行了整体设计、推广试点。当时,他们建议设立临时机构完成研究和试验任务,经过有关领导的努力,成立了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期货市场研究小组。

随后,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分别于1988年4月16日和6月27日在北京召开了两次全国性座谈会,讨论了建立和发展期货市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以及期货市场的具体试验方案、期货交易组织和运营模式,形成了相关方案设计和试验共识,推进了期货市场的研究和试验。

打破困难的障碍

推动期货市场试点

开展试验工作,决定试验是很重要的从哪个品种、哪个部门、哪里开始?常清表示,当时首先试验品种存在争议。最初考虑从金融寻找突破口,期货市场研究小组首先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进行座谈,但金融是国民经济的命脉,与普通商品不同,不能开放管制自由期货市场,拒绝研究小组的建议后,与国家物资总局(后变更为物资部)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进行座谈,但他们也否决了期货市场研究小组的建议。

试验初期,我们到处碰壁,主要原因是不知道期货。记得召开物资商品试验的座谈会。领导人说:现在物资流通秩序混乱,建立期货市场,引进投机,引起国民经济混乱。我问他怎样才能顺理成章地分销和价钱,他十分自信的回答,将物资部门的编制扩大好几倍,能够把物资部门的商品送到田间地头、工厂农村,价钱也不会乱定。常清说。

但最终有收获,常清说,后来与商务部座谈,他们非常重视,表示愿意支持期货试验,其管理的内贸是农产品,农产品经常今年买粮食难,明年卖粮食难,很多问题难以解决,价格也急剧下跌之后,期货市场研究团队扩大,商务部派遣了很多人参加,研究团队越来越成长。

在确定粮油期货率先试点后,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是寻找试点城市。

常清说:当时我带着三个小组,分三条路跑遍全国各地,寻找可以试验的城市。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广东,但对方没有表现出很大的积极性。同样,我们也找到了上海,但结果类似。当时心里确实失落,这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但没有尝试的积极性。当时最难的是,看到每个人都要说明期货是什么,它起什么作用,说了很长时间,对方还是很困惑。

常清笑着说:后来我们开辟了另一条路,先从我们熟悉的地方试试。研究小组领导田源是河南人,他去河南,我在吉林大学,我去吉林游说。就这样,我们初步框定了四省一市,即坚持粮食期货的河南、生猪期货的四川、稻谷期货的湖北、玉米期货的吉林。另外,石家庄市参加了同一市场价格的试验,他们对钢材期货的积极性很高。研究小组作出历史决定,在河南省首先进行期货市场试验。

虽然解决了这些问题,但还是有很多问题在等待着我们,比如期货交易所如何建立是当时的重点任务。幸运的是,通过原对外贸易部的关系,请芝加哥的专家具体说明。特别感谢时代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副社长威廉·D·格罗斯曼和助手张桂英,多次来北京和郑州进行具体咨询,使交易所的设计顺利进行。常清说。

市场发展

虽然有凹凸,但成绩显着

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试验成功,第二阶段的任务在此基础上不断发展,第三阶段的任务是国际化,成为世界性的价格中心。

在试验阶段,经历了期货市场的快速发展和管理整顿两个时期。1990年10月,郑州粮油批发市场经国务院批准,以现货交易为基础,引进期货交易机制,中国期货市场正式启动。但真正的上市期货交易在1992年春天,粮食、有色金属和能源期货纷纷上市交易。这些大宗商品的价钱立即变成国内生产流通中的标杆权威价钱,形成国内统一市场价钱。由于交易量的快速增长,各地纷纷效仿期货交易所的成立。当时工商登记的地方政府批准的期货交易所数量达到50多家,市场曾经处于盲目发展状态。

关于期货市场的治理整顿,首先是国家工商总局开始的,1993年11月,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停止期货市场盲目发展的通知》,整顿期货公司,主要是清理炒外汇的违法经营公司。1994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关于坚决停止期货市场盲目发展的提示,开始全面审查期货交易所。1998年,15家交易所重组调整为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3家,35家期货交易品种调整为12家,兼营机构退出期货经纪代理行业,期货经纪公司调整为180家左右。

第二阶段是规范发展时期,从2000年开始,期货市场逐渐走出低谷,整个市场的交易量和交易额迅速上升。其中,上海期货交易所铜期货跃居全球第二大交易品种,2003年成交量达到11166。29万吨,10年涨了50多倍。与此同时,大连商品交易所的大豆期货等多个品种也成为国际期货市场成交的顶级品种。2006年,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测中心成立的同年,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上海成立,2010年4月上海深度300指数期货上市,标志着中国金融期货开始。

截至目前,中国期货市场成绩斐然,期货投资咨询、理财、风险业务相继落地,期货品种数量和板块不断提升和完善,国际化业务进一步推进,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服务实体经济风险管理需求、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确实有效的作用。

。 回顾难忘的经验,总是感到骄傲。他对记者说,中国期货市场发展了30年,最引以为豪的是一是我们不仅可以进行政策研究,还可以自己主导试验工作。一般来说,研究人员提出咨询方案,交给上级领导,工作结束。但是,我们决心不仅要研究,还要实践,挑战自己的极限。因此,从接触期货试验研究开始,一定要自己设计整体方案,立志具体执行。二是考试成功,把研究变成实践。之后,郑州商品交易所、深圳有色金属交易所、上海金属交易所的早期设计建设成功。三是改革者需要奉献精神。这些工作无名无利,但能把理想化作现实,这是更高兴的事情。

常清认为,能以自己的付出为国家做出贡献是幸运的,他也一直保持着这种感情。

1999年他在海上做生意,主要精力还在探索期货市场健全发展的问题。1996年秋季,提出了定价中心的建设目标,后来扩大了系列研究,为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支持。不仅如此,为了期货市场的发展,总是坚持理论研究,重视舆论宣传。

士不能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这是常清最喜欢的话。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